零碳城市,可以离我们很近

来源: 能源评论     时间: 2018.01.12    打印本页    分享:
 城市发展的目标应该是实现绝对零碳,这并非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在很多领域,我们现在就可以,而且应该付诸实践,以求短时间内实现显著变化。

零碳城市,可以离我们很近

  ——访落基山研究所首席执行官朱尔思

  城市发展的目标应该是实现绝对零碳,这并非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在很多领域,我们现在就可以,而且应该付诸实践,以求短时间内实现显著变化。

  2017年11月初,在德国波恩举行的第23届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各国代表就《巴黎协定》实施涉及的各方面问题进行了谈判,对话主题从“我们是否要达成合作”推进至“我们如何完成这一任务”,这让所有人感到欣喜。

  然而,问题依旧存在。按照当前《巴黎协定》签约国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INDC),全球是无法守住“温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这个目标的。未来可以在哪些方面加强减排力度?应该如何行动?政府、企业、居民各自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带着这些问题,本刊采访了落基山研究所(RMI,Rocky Mountain Institute)首席执行官朱尔思(Jules Kortenhorst)先生。

  技术进步让温控更有信心

  《能源评论》:梳理《巴黎协定》签约国的国家自主贡献,全球要守住2摄氏度以内温控目标有很大挑战。对于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朱尔思:现实情况确实如你所说,把所有国家的自主贡献相加,还是无法达到将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碳减排水平。不过,对于最终达成《巴黎协定》目标,我还是非常乐观的,原因在于《巴黎协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即调整机制,所有签约国每5年都会更新它们的承诺。

  随着世界朝低碳方向发展,新的技术、新的解决方案、新的低碳商业模式会逐渐出现,因此我们在低碳经济发展方面的能力会越来越强,调整机制会不断加强我们达成目标的手段。

  《能源评论》:各国会有动力提高它们的自主贡献水平吗?

  朱尔思:当然。我认为,很可能到2019年首次对《巴黎协定》进行更新时,部分国家就会提高承诺。

  可以通过几个例子来证明这一点。中国的自主贡献目标是2030年达到碳排放峰值,但根据我们的研究,中国的排放峰值将在2025年左右到来。虽然目前还不确定,但这是可以实现的。事实上,最近两年,中国的碳排放水平已经基本持平,而现在距离2030年还有很长时间,中国完全有可能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在印度,政府在《巴黎协定》之前曾决定新建100吉瓦煤电装机和100吉瓦太阳能(5.670-0.03-0.53%)发电装机,现在却发现太阳能发电成本比煤电还要低,所以印度政府官员说“我们要新建更多的太阳能发电装机”。最终,印度也会提高自己的自主贡献。类似地,欧洲一些国家在能源领域的技术进步速度比计划中要快,因此欧盟或许也将提高它的承诺。即使在美国,特朗普先生宣布退出了《巴黎协定》,很多美国城市和州以及企业的减排行动依然会加速美国的低碳转型。

  需要说明的是,提高自主贡献并不是依靠部分国家的道德觉悟,而是由技术进步驱动的。当前的很多预测,出发点是新技术的诞生与普及均沿直线推进,但事实并非如此,许多新技术的普及都遵循S型路径,刚开始会很慢,一旦越过某一时点,就会迎来爆发式发展。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电动汽车,电动汽车正在成为一种比内燃发动机汽车更好的出行解决方案,因为其技术更简单,维护成本更低。未来一段时期,电池价格会继续下降,如果电动汽车更便宜,且拥有足够的续航里程,我们为什么不选用这种更清洁的交通工具呢?

  《能源评论》:要落实减排行动,需要有足够大的承载空间。一般认为,城市消耗了全球三分之二以上的能源,贡献了70%以上的碳排放量,所以应该成为减排的主阵地。您是否同意这一观点?

  朱尔思:城市在碳减排中起着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这有3方面原因。第一,城市人口越来越多。城市化进程不但在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不断加速,甚至在美国和欧洲,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大城市,城市的碳排放会越来越多。第二,城市更容易受到不可持续的能源系统带来的影响。城市是环境污染最严重的地区;许多国际大都市都在海边,比如洛杉矶、纽约、上海、东京、伦敦等,更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威胁。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城市有更强的执行力。城市管理人员可以决定建筑物的规范标准,设计并执行城市内部的交通出行方案,而且城市有能力应用更多的可再生能源,并鼓励企业和家庭更多地使用可再生能源,因此,城市能够更有效率地执行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最终,城市可以将所有碳减排行动整合成为综合性的低碳发展模式。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非常高兴能够支持中国达峰先锋城市联盟(APPC ,Alliance of Peaking Pioneer Cities) 工作的原因。当前,中国的中央政府已经明确表示,APPC将近100个会员城市应优先执行中国的自主贡献计划。我们的团队作为APPC秘书处的技术支持方,正在帮助相关城市制定达峰方案。

  绝对零碳才是目标

  《能源评论》:为了实现温控目标,您能为全球城市碳减排制定一个必要且可行的目标吗?

  朱尔思:人类社会需要在本世纪中叶彻底实现能源系统脱碳,当然,这不是一个具体的时刻,不是说比如2050年8月25日就必须实现零碳,但在2045~2055年间的某个时间,我们必须实现零碳。按照这一目标,全球大部分城市都必须在2050年左右基本成为零碳城市。一些城市可能会面临比较大的挑战,而另一些城市可能会稍稍提前实现。

  《能源评论》:落基山研究所倡导的“零碳城市”是指绝对零碳?还是指碳中和,即可以通过植树造林或者购买碳信用等形式抵消城市产生的碳排放?

  朱尔思:从某些角度来说,碳中和确实能够帮助城市达成零碳目标。但我们认为,城市应该实现真正的、独立的、绝对的零碳,而诸如植树造林、更好的农业形态或降低土壤碳排放等碳中和方法,应该作为辅助手段,帮助我们更好地实现温控目标。

  目前来看,绝对零碳对航空领域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许多人对于飞机是否能够实现零碳排放表示怀疑,因此认为航空领域需要依靠碳中和才能实现零碳目标。但我们还是需要找到让飞机实现真正零碳的方法,当下也确实有机构在研究相关技术,比如用生物燃料实现飞机零碳排放,甚至开发电动飞机。由于电池还很重,电动飞机概念距离落地可能还比较遥远,但空客公司和硅谷的一些小飞机厂商已经在试验电动飞机了。如果连航空领域都可以实现绝对零碳,其他领域为什么不能呢?所以,碳中和应当仅仅用于帮助我们进一步降低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而不应依靠这种方式实现所谓的零碳。

  每个领域都可以立即行动

  《能源评论》:实现零碳城市的手段有哪些?

  朱尔思:帮助一座城市达到低碳发展目标和帮助一个国家实现这个目标是一样的,我们要做两件事:首先,大幅降低能源消费量;其次,用可持续的能源系统来满足剩余部分的能源需求。具体落实起来,需要两条腿走路,其一是提高能效;其二是转向可再生能源,即在实现电气化的基础上,用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燃料发电。

  《能源评论》:按照这个路径,电力将成为能源消费的主要形式。那么,未来的城市电气化水平将提升到多大比例?

  朱尔思:不同部门面临的情形不一样,最终结果也不会是整齐划一的。比如交通部门,可以很确定地说,所有的道路交通都将实现电气化。我认为,5年后,电动汽车就将成为更便宜、更快、更方便的交通工具。即使在货运领域,我们也已经开始了电气化行动,很多城市内部的货运都在尝试使用电动卡车;而就在2017年11月中旬,特斯拉刚刚推出了旗下的超级电动卡车,这让我们相信,即使是长距离的道路运输,也可以实现电气化。

  在建筑部门,情况则有所不同。如果仅有一套独栋房屋,可以不使用煤或天然气来供热,而是使用基于电能的热泵技术。但对于一个区域来说,可能会有其他更优的供热方式,比如使用工业余热。所以,建筑部门的电气化目标并不是100%。

  但不管怎么说,电气化将在城市减排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能源评论》:在城市的建筑、交通、电力、工业等各个领域,哪些领域可能更容易实现电气化与零碳,哪些部门更难?

  朱尔思:这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在每一个领域,都有一些方面更容易实现碳减排,也有另一些方面更难。我们最需要做的,是现在就行动,从更容易的那些方面着手,在短时间内实现显著的快速改变,推动城市各个领域朝着零碳目标前进。

  在电力部门,随着风电和太阳能发电成本的迅速下降,未来几年,电力系统的可再生能源转型将快速发展,然而,当可再生能源比例上升到80%~90%,进一步上升将变得很困难。交通部门同时具备较容易和较难的方面。乘用车更容易实现电气化,但长途货运卡车的电气化将花费更长时间,也更加困难,因为卡车的使用寿命更长,如何用电动卡车替代那些旧卡车,将是一个难题。建筑部门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基本来说,新建净零排放建筑并不难,而要处理大量的已建建筑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建筑领域,政府制定规则不是难事,市长说一句“现在我们将只能建造净零建筑和LEED建筑”很容易,但要确保每一栋建筑、每一扇窗户真正的密闭,就很困难了,如何保证严格执行,才是最具挑战性的工作。

  政府应把自己摆在恰当的位置

  《能源评论》:位于阿联酋阿布扎比的马斯达尔,曾经承载了阿布扎比打造零碳城市的梦想,但是这一项目已经被认定失败了。导致它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其他城市应该如何避免陷入类似的窘境?

  朱尔思:马斯达尔是一个非常大胆和有雄心的概念,但是完全依靠政府的推动,在沙漠中打造一座全新的零碳城市,可能还是太难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马斯达尔所倡导的理念和它采用的技术是错误的,相反,它们大都非常先进,值得全球其他城市借鉴,从而帮助越来越多的城市完成马斯达尔的目标,即成为零碳城市模范。

  《能源评论》:在零碳城市建设过程中,政府应该如何恰当地发挥作用?

朱尔思:政府的作用非常重要,它必须制定规则并执行规则,也需要调动企业和市民的积极性。

  严格地执行规则是不可或缺的。比如在建筑部门,我们刚刚讨论过,制定规范只是第一步,用我们荷兰人的说法,这只是上半场,而只有赢得下半场才能最终赢得比赛。因为在下半场,相关监督部门需要经过检查确保每一扇窗户都严格执行了密封标准。

  但政府不可能完成所有的工作。交通部门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在这个领域,政府和企业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不可能每个人都驾驶汽车,因为没有足够的空间和道路,所以政府必须提供公共交通方式。与此同时,我来北京经常会骑共享单车出行,我必须承认我很喜欢共享单车,它非常方便,现实经验表明,只有企业才能把共享单车经营得有声有色。所以,政府必须鼓励私营企业为城市低碳发展创造商业机遇,并为它们提供必要的基础设施。